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艺渊阁的博客

淡泊人生、平安是福、足矣。

 
 
 

日志

 
 

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2014-02-10 11:31:13|  分类: 【中国油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边框3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

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10、潘玉良 1935《桐庐待发》又名《渡口晚泊》油画,56x73cm

潘玉良油画作品《桐庐待发》赏析

  前几年,我在浏览《文物天地》期刊时,偶然看到董松文章《女画家潘玉良姓名考》,该文谈到潘玉良1937年曾经来桐庐写生创作一幅油画《桐庐待发》,曾经在解放前旧日报纸上发表介绍过。该作品后来随潘玉良远赴欧洲辗转四十余载又回到国内,现在由安徽省博物馆收藏,画名已经改成《渡口晚泊》。一幅小画,与桐庐有缘,能跟随主人大半辈子,可见画家之喜欢。是潘玉良传奇色彩引起我的兴趣,我作了一些考证,撰写一篇小文弃在一边已有年余。近日获悉2012年3月1日至3月25日,“彼岸——潘玉良艺术展”在浙江美术馆举行,展览分“对望”、“彩墨魅力”和“女人·花”三个板块,共展出潘玉良作品100余件,较为全面地反映了其中西融合的艺术风貌。于是找出以前这篇介绍潘玉良油画作品《桐庐待发》(又名《渡口晚泊》)的文章,又做一些修改,作为赏析文章与读者共飨。

  潘玉良堪称中国美术史上的一位杰出人物,她的人生经历演绎了一个从青楼女子到世界级大画家的传奇故事。

                                       作者:记者 黄强 

《桐庐待发》 

    潘玉良在中央大学美术系任教期间曾有一段来桐庐富春江上写生创作经历。据潘玉良记事年表记载,1935年假期与画友及学生一起游遍祖国名山大川,“旅游所至、尽入画库”。1937年5月15日在当日的报纸上发画展消息称“名画家潘玉良女士,对于西画造诣极深,最近曾赴浙西一带写生,在富春江上流连多日,作品甚为丰富,顷已返京(指南京),拟于下月九日起,假华侨招待所举办个人新旧作品展览会”。1937年5月13日、14日报纸两次刊登了潘玉良参加个人展览的油画《桐庐待发》,并发表陈独秀在监狱中对潘玉良女士画展题字及大加赞赏的新闻报道。

    1977年,潘玉良在法国去世。去世之前,她把一生创作的作品都交由知己王守义保管,并嘱咐他一定把遗作运回祖国。而王守义临终前则把这批遗作和遗物交给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因为文化背景不同,不能直接运回国内,只能寄放在大使馆废弃的车库里面,直至1984年才从法国运回国内,2000余件作品被安徽省博物馆收藏。博物馆在整理潘玉良运回国内的遗作中发现了一幅签名为“世秀”的油画,画名称为《渡口晚泊》,作品长33厘米,宽24厘米。《桐庐待发》与《渡口晚泊》很相似,经过对两张作品比对分析,董松认定,收藏在安徽省博物馆的油画《渡口晚泊》就是1937年潘玉良展览的油画《桐庐待发》。

    笔者认为,解放前旧日报纸刊登的《桐庐待发》与安徽省博物馆《渡口晚泊》是潘玉良的同一幅画,董松的考证是可信的。鉴于董松没有到过桐庐,作为桐庐人,我赴上海图书馆查阅民国时期的报纸和相关资料,在桐庐访问了一些长者,加上自己的直观判断作为补充。

    从画面看,潘玉良的油画《桐庐待发》写生实景地是桐庐旧时的船埠或码头。据1934年叶浅予、周天放合著的《富春江游览志》记载,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钱江轮船公司开行杭州至桐庐的客班,为桐庐县通航之始。钱江轮船公司于县城东门岸坡砌石级,以跳板接小趸船,作轮船码头。1937年以客运木帆船为快船,每天两次发船,朝发夕至, 而潘玉良到桐庐的时间恰好在1937年。

    为弄清来龙去脉,我拿着七十多年前潘玉良的《桐庐待发》油画照片,走访过十多位80岁以上的老人,询问画面中的码头实景地,根据画面上下坡台阶、放马洲、富春江两岸山坡远景山影造型来推断,可能就是惠宾旅馆下面的东门外码头,大多数人认为画面是东门头最早的轮船码头。

    三吴行尽千山水,犹道桐庐更清美。潘玉良到桐庐富春江边写生,是沿着黄山、新安江、兰溪下来的,画家离家已一个多月,在桐庐的轮船码头写生触景生情,说明作者在桐庐富春江的写生之行行将结束,写生即景又在码头渡口,自码头上轮船至杭州坐火车可以直达上海,画家为该画定名时内心则有归心似箭之感,画面和心声交融在一起,作者大有扬帆起航心意。所以创作初期为该画定名为“桐庐待发”,能够准确反映作者思想,因而该画作者在上海展览时最初用名为《桐庐待发》。解放前旧日报纸刊登画展消息,介绍作品也同样用这个画名。

    唐代诗人权德舆过桐庐时曾经写下《晓发桐庐》诗一首。

客路去漫漫,桐溪上水滩。

扣船乘晓月,欹枕听回澜。

烟重江枫湿,沙平宿鹭寒。

闲吟试一望,疑在画屏看。

     这首诗,同样是从桐庐发船,但此心绪与彼心绪则迥然不同。清代刘嗣绾诗写桐庐山水的秀丽,表现了作者刚刚进入桐庐美好的自然山水景色,尚在寻寻觅觅,

一折青山一扇屏,

一湾碧水一条琴。

无声诗与有声画,

须在桐庐江上寻。

    青山如屏,水鸣如琴,如无声诗,又如有声画,非常有诗情画意,在观赏自然山水过程中作者有不同的背景和感受。又如,1954年,李可染在桐庐县芦茨村创作的《家家都在画屏中》写实作品,在当时国画界一片寂静的情况下,他把画室搬到了大自然中,画作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这一幅画的命名,人在画中,家在画中,似画似家,难以取舍,直接反映作者本人对自然山水之美的神往。所以说《桐庐待发》这一画名,是潘玉良归心似箭的内心世界真实写照。

 

《渡口晚泊》

  时过境迁,撇开当初创作时的心情,再说该作品跟主人远赴欧洲,身居异国他乡,《桐庐待发》这一命名颇具区域概念,且桐庐乃浙西一小县城,知名度远远未及人人皆知的地步,如果在国内展览该画也少有人能够知悉作者的内心思想,更何况是在国外,直观感觉用此名称可能产生歧义。尤其是随着岁月的流逝,画作者的情感已发生较大变化。在异地重新审视,用平和的心绪分析画面,离开了创作时的文化背景、个人心境,改用《渡口晚泊》则更带有普遍意义,激起观赏者共鸣,可以使画作更回味无穷。

  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潘玉良一个旅居海外的游子,孤寂一人,朝思暮想着家乡的亲人,回忆着年轻时候的情结,在法国寓居四十多年,悠悠天宇旷,切切故乡情,又何尝不是晚泊在渡口的心境。我认为《渡口晚泊》成为该幅作品的新名称,寓情于景有中国文化古老渡口之传统意义。又道是“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画作也会被西方社会观赏者所接纳,使该画的观赏对象升华到一个新的高度和境界。她在法国举办画展,把具有东方文化风情的《桐庐待发》拿出来展览或者出版重新更名,这就是作者审美意识对传统地域文化的完美追求。我想,大概是此画作有两个画名的缘由。

 

艺术风格

  潘玉良的绘画风格,富有强烈的民族特色和明快的时代气息。其彩墨、素描也独具功力。同时,她还涉猎雕塑、版画的创作。在当时的绘画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可惜她的现代主义画风并不被当时的主流文化所认可,跟现实主义艺术产生分歧,时常受到排斥和贬损。

  油画是潘玉良艺术作品的精华。法国东方美术研究家应赛夫说“她的作品集中西画之长,又赋予自己的个性色彩。她的素描以生动的线条来形容实体的柔和与自在,她的油画含有中国传统水墨画技法,用清雅的色调点染画面,色彩的深浅疏密与线体互相依存,很自然地显露出远近明暗、虚实、气韵生动……她用中国书法的笔法来描绘万物,对现代艺术已作出丰富的贡献。”

  纵观潘玉良一生,传奇性远远多于艺术性。她用自己的行动,突破了当时以男性为主的绘画风气,成为一名杰出的女画家。

    沧海桑田,世事变迁。1937年潘玉良的《桐庐待发》油画命名,恰好印证着当下桐庐社会经济发展腾飞的良好祝愿。期待着桐庐建设中国最美山水型现代化中等城市这一目标早日实现。

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潘玉良:红衣自画像,油画,90x59cm,1945年 

    潘玉良(1895—1977年),中国著名女画家、雕塑家。1921年考得官费赴法留学,先后进了里昂中法大学和国立美专,与徐悲鸿同学,1923年又进入巴黎国立美术学院。潘玉良的作品陈列于罗马美术展览会,曾获意大利政府美术奖金。1929年,潘玉良归国后,曾任上海美专及上海艺大西洋画系主任,后任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1937年旅居巴黎,曾任巴黎中国艺术会会长,多次参加法、英、德、日及瑞士等国画展。曾为张大千雕塑头像,又作王济远像等。潘女士为东方考入意大利罗马皇家画院之第一人。

    潘玉良,原姓张,后随夫姓,改名潘玉良,又名张玉良,字世秀,安徽桐城人,1895年出生于江苏扬州。中国著名女画家、雕塑家。幼年时就成了孤儿,14岁被舅舅卖给了妓院作歌妓,17岁时被芜湖海关监督潘赞化赎出,纳为小妾,改名潘玉良,居住在上海乍浦路。

热爱艺术的她,于1918年考进上海图画美术院(后改为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师从朱屺瞻、王济远学画。1925年她以毕业第一名的成绩获取罗马奖学金,得以到意大利深造,进入罗马国立美术专门学校学习油画和雕塑。1926年她的作品在罗马国际艺术展览会上荣获金质奖,打破了该院历史上没有中国人获奖的记录。潘玉良是民初女性接受新美术教育成为画家的极少数例子。潘玉良,画家、雕塑家。毕业于巴黎及罗马美术专门学校,作品陈列于罗马美术展览会,曾获意大利政府美术奖金。

    纵观潘玉良的艺术生涯,可以明显看出她的绘画艺术是在中西方文化不断碰撞、融合中萌生发展的。这正切合了她"中西合于一治”及“同古人中求我,非一从古人而忘我之”的艺术主张。对此,法国东方美术研究家叶赛夫先生作了很准确的评价:“她的作品融中西画之长,又赋于自己的个性色彩。她的素描具有中国书法的笔致,以生动的线条来形容实体的柔和与自在,这是潘夫人的风格。她的油画含有中国水墨画技法,用清雅的色凋点染画面,色彩的深浅疏密与线条相互依存,很自然地显露出远近、明暗、虚实,色韵生动……她用中国的书法和笔法来描绘万物,对现代艺术已作出了丰富的贡献。

    1977年,这位旅居法国的一代画家逝世于巴黎。 遗作和遗物,已运回中国合肥市。

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潘玉良《哺乳人体》 1941
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潘玉良《哺乳》1958
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潘玉良 《春之歌》 油画  1941
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春之歌》修复现场图片

潘玉良最大油画《春之歌》修复重现风采

 经过修复专家半个多月的紧张工作,8月7日,潘玉良的最大一幅油画、也是其精品之作的巨幅《春之歌》将修复完成。这也是继2005年11月至2006年6月,历时7个月成功修复150余件作品后,第二次对潘玉良油画进行修复。另外,为了满足北京市民的迫切愿望,8月15日由安徽省博物馆和北京首都博物馆联合举办的“潘玉良画展”将在北京首都博物馆隆重举行,此次展览的潘玉良画作共计200余幅,这也是历年举办的潘玉良画展中,规模最大的一次。

 适逢潘玉良逝世30周年之际,安徽省博物馆第二次修复其部分油画。

 《春之歌》画作多但这幅最大

  8月7日记者从安徽省博物馆获悉,为了满足北京人民的热切期望,在适逢潘玉良逝世30周年的日子里,安徽省博物馆和北京首都博物馆联合举办的“潘玉良画展”将于8月15日在首都博物馆隆重举行,此次参展的作品除了包括油画、国画、白描、版画在内的200幅作品外,还有4幅生活照。据了解,这不仅是多年来全国各地举办的潘玉良画展中,规模最大的一次,而且包括一部分第一次修复完成的画作在内,很多画作都是第一次公开亮相。 

  8月7日,记者走进潘玉良油画修复现场,刚打开门,一股强烈的油画颜料和松香水的味道便扑面而来。工作间的桌面上到处摆放着五颜六色的颜料和油画修复所需要的工具。铲子、钳子、纸张,就连似乎和油画修复沾不上边的酒精灯也摆放其间。已经第二次参加潘玉良油画修复工作的李伯阳正在小心翼翼对潘玉良最大的油画——《春之歌》进行修复收尾工作。

  据台湾“李氏文化财保存修复中心”的油画修复师李福长介绍,正在修复的这幅《春之歌》长2.2米,宽1.33米,是潘玉良所有油画作品中画幅最大的。“这应该也是她的精品之作!”李福长说,虽然潘玉良画作的《春之歌》有很多,但其他画幅都很小,一般都在二三十公分不等,最大的也只在50公分左右。这幅画作不仅画幅大,而且构图严谨、布局巧妙,气势非凡,浓缩了很多小幅《春之歌》的精华部分,所以多方面分析来看,这应该是其精心创作的一幅大作。

  画作完成时间发现两种“落款”

  该画作表现的内容是6个裸体女子,在山水之间、花草之隙载歌载舞的情景。她们表情愉悦,体态优美轻盈,整个画面给人一种恬静、安逸之美,油画的落款是1952年。但修复过程中,修复人员发现,在画作的背面另外写着两行字:1941年出品,春季沙龙;1955年女体画展字样。也就是说,这幅画作应该完成于1941年,而且根据后面的标注,该画作在法国至少参加过两次展览。但让修复人员不解的是,1939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战就全面爆发,1940年6月法国就遭到德国的疯狂入侵。一向对战争恨之入骨,且曾以多幅画作表现其憎恶态度的潘玉良这个时期为何创作出这样的画作?

 修复人员猜测,如果该画作真是在1941年完成,这幅作品应该反映了当时的潘玉良对美好和平生活极度向往的一种心态。今天完成修复后尽快与观众见面

  和第一次修复150余幅作品相比不同的是,此次修复的《春之歌》毁损不是很严重,主要是1985年从法国运回国内时遭受的卷伤,其次是由于油画表面用以保护的凡尼斯变质,导致整幅画作色彩变暗。为了使其恢复当初的光彩,修复人员首先对其表面进行了清洗,对于卷伤部分采用可逆材料进行修复。目前经过清洗、托裱、修画面等环节,该幅大作即将完成。“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的话,7号这幅作品的修复工作就将结束,8号我们就可以着手对其他画作进行修复。”看着重新焕发出光彩的作品,修复人员有些激动。

 另外,据黄馆长介绍,该画作自1985年归国后,因为画幅巨大从没有参加过任何展览,此次修复后,为了让广大市民一睹其“芳容”,他们准备以最快的速度让其与观众见面。

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窗前女人体》64x92cm,油画,1946年 

窗前女人体   

 作者: 潘玉良   年代: 1940   规格:33×24cm   材质:布面油画

  画家提出“合中西于一冶”的艺术主张,赋予作品强烈的东方特色和明快的时代气息。1985年,她的遗作全部被运回祖国,多数藏于安徽省博物馆,有17件藏中国美术馆。 此幅作品中红色的墙壁、地毯、圆桌与深蓝色基调的床垫形成鲜明对比,线与色倾向于法国野兽派的画风,且具装饰意味。

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潘玉良:窗前女郞,73x54cm,油画,1944年 
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潘玉良:窗前坐女人体,120x78cm,油画,1946年 
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潘玉良:黑白辉映,53x73cm,油画,1939年 
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潘玉良:情,59x72cm,油画,1949年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潘玉良:躺人体,53x74cm,油画,1940年 
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潘玉良:执扇女人体,65x54cm,1941年 
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潘玉良的油画——《持玫瑰花的女人》 

潘玉良的油画——《持玫瑰花的女人》

    潘玉良的油画前后变化很大,中年以后逐渐向巴黎画派和野兽派,直至中国画风发展。但她30年代的画风基本还是深受印象派的影响,以印象派的外光技法为基础,融合自己的感受才情,用笔干脆利落,用色主观大胆,她的豪放性格和艺术追求在她酣畅淋漓的笔触下和色彩里表露无遗。

    《持玫瑰花的女人》是潘玉良在罗马深造时期的临摹作品,风格典雅,构图庄重,技法娴熟,笔力遒劲,且尺幅较大(86×69cm),充分展示了她师承古典主义的严谨作风和良好的学院派功力。

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潘玉良:少女与鲜花,54x38cm,油画,1933年 
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潘玉良:小女孩,油画,54x46cm,1942年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潘玉良 花摊 23×35 布面油画 40年代 中国美术馆藏

花摊   

作者: 潘玉良  年代: 1940   规格:332×4cm   材质:布面油画

 花摊是巴黎街头常见景物,也仿佛是画家信手拈来的画题。画家以花棚内为视点,以卖花女为背景,通过购售鲜花的情境,表现了巴黎妇女的生活习俗,也体现了画家对人生、对自然、对美的爱心。为此,她弱化了购花人的色泽,却以原色点染了虽在阴影中却依然明亮的鲜花。一只黑白的小花狗在花摊前跑来跑去,更活跃了画面气氛。画家用中国水墨画线描技巧速写般地记录了卖花女的姿态,在笔端里浸透着她对祖国传统艺术的一番情愫。

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潘玉良:公园内,油画,16x22cm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潘玉良:聊天,油画,16x22cm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乳牛 1939
中国油画之经典佳作(10) 潘玉良《桐庐待发》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执扇自画像 1939  
边框3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边框3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边框3 - 艺渊阁 - 艺渊阁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